首頁 部務公開 新聞中心 政策文件 兩優一先 主題教育 在線互動
您的位置: 首頁 > 黨建研究
黨建研究
 
黨建研究
全站搜索  
黨建研究
 
治官事不營私家
發布處室:中國共産黨新聞網   發布日期:2017-09-06   作者:組織部   閱讀次數: 【字體: 】【關閉

  政事萬端,惟守“公”而已。
  《後漢書》載:“巴祇為揚州刺史,與客暗飲,不燃官燭。”個人設宴請客,甯願摸黑也不用公家的蠟燭照亮,至于酒菜飯錢,更不會讓公家“報銷”了。這樣一個近似“迂”的舉動,卻透露出巴祇對公私分明的嚴格堅守。
  守内之私,合外之公。公私既相似,均有一個“厶”字,形如一個跪着之“人”;又不同,上“八”下“厶”為公,意為平分,左“禾”右“厶”則為私,意為禾谷主人,可知公私不并行。
  “苟非吾之所有,雖一毫而莫取。”東晉名将陶侃之母能夠封壇退鲊,目的就是教子清白做人,廉潔為官。明朝的張九韶為此稱贊道:“世之為母者如湛氏之能教其子,則國何患無人材之用?而天下之用惡有不理哉?”在古人看來,廉與貪之間的界線,就是公與私之間的紅線。
  理官事不營私家,營私家則官事不成;在公門則不言貨利,言貨利則公門不正。數千年的優秀傳統文化,彰顯的精微璀璨之理無非如此。
  很多廉吏在位恭儉,不營私家。南朝名人呂僧珍剛任職南兖州刺史後,其侄欲求州官而放棄販蔥之業,呂便以“汝自有常分,豈可妄求”而訓之,拒不私親;明朝“救時宰相”于謙被枉殺抄家後,執行者發現其家清貧無餘資,唯有正室緊鎖,卻皆是皇帝所賜莽衣劍器。
  翻閱史書,曆代賢臣能吏,為官從政,無一不是力順天地之道,堅行公正之心。伊尹、呂尚忠義于湯武,公正于殷周,無心私室,功存千古,名顯于今。貪官污吏,哪個不是以親昵而變其情?以利害而易其操?梁翼、和珅權傾于當時,取譏于後世,貪冒财利,結黨營私,下場凄慘。
  “一心可以喪邦,一心可以興邦,隻在公私之間爾。”在公與私之間如何取舍,更昭見共産黨人的信仰、境界和品行。缪敏不幸被捕入獄,作為丈夫的方志敏手上拿着為革命籌集的公款,力排衆人用錢營救之意,堅決不徇情濟親,哪怕妻子也是為了革命。“占便宜的事兒一點兒都不能做”,焦裕祿主動帶頭廢除“特殊物資供應券”,一家人以窩窩頭充饑,婉拒下屬送來的鮮魚。楊善洲退休後,沒有頤養天年享清福,而是選擇回到家鄉種樹20多年,最後把價值3億多元的大亮山林場無償交給了國家。
  “見小利,不能立大功;存私心,不能謀公事。”為官者,一手托兩家,既要管“大家”,還要顧“小家”,兩者要泾渭分明:有公賦無私求,有公用無私費,有公役無私使,有公賜無私惠,有公怒無私怨。隻要守得住此“公”,則無善不舉,無功不成。就是芝麻小官、愚而用公者,人也望風畏服。否則,便是封疆大吏、智而用私者,做來做去,也隻得個沒下梢。
  “我要為衆人,營私以為羞。”但現實中個别領導幹部常常忘記了黨員姓“公”的屬性,混淆了公私的楚河漢界,不是花公家的錢買自己的單,就是公賬混入私賬充當混賬,不斷破壞政治生态,侵蝕黨的健康肌體。
  “公款姓公,一分一厘都不能亂花;公權為民,一絲一毫都不能私用。”公私分明應該成為領導幹部嚴以用權的行為準則。秉公絕私宛如群蜂築巢,日積月累,沒有誰是站着看的,不如挽起袖子從自己做起。隻有堅持以“公”為标尺,正心、正言、正行,才能在實際工作中不為私心所縛,不為私欲所擾,不為私利所絆。
  

友情鍊接: